微信捕鱼赢现金手机版
当前位置:  主页 > 品牌合作 >

逛空间就应该让自己保持一种轻松的心情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8-18 07:16 】【点击: 次】

  

  最初在舍神空间认识小草的,那时空间可以自由互访,去了小草的空间走了一趟,这一走不打紧,发现尽是我最不懂的诗,当下让我晕了半天,根本没有用心去看就已经想打退堂鼓了,不敢再去了。后来,就只有在舍神空间经常碰面,时不时会留意她的评论,发现她经常会和好友们开玩笑,总以为文人比较呆板,小草算是他们中的另类吧,让我看到小草活泼,风趣的一面,所以产生了好奇心,想再去空间看看,可是已经不对外开放了。
  
  当我渐渐地对诗歌有了些许兴趣,舍大哥向我推荐了小草,说他的空间有几首小草的诗,我去看了,有异于以前的那种心情,让我读出了点头绪。小草跟我说:“喜欢就来转转,不一定要留言”,这让我有点感激涕零啊!要不是给了我这块免死金牌,说真的,我是不敢贸然窜进小草的空间的,因为我总觉得写诗的人有种神秘感,最怕的是揣摩不到诗所蕴含的深层意义,和作者所要表达的真正意思,看不懂自然很难评论,被黑是迟早的事。
  
  小草还说了一句:“有时候,空间走访,文字也不是唯一的标准”,对于这话,我很有感慨,记得以前自己曾经说过“空间是文字交流的地方”,其实不过是人云亦云,在空间久了,觉得自己有点言过了,就凭自己的这些文字跟人家交流?呵呵,真是笑话!特别是去了原野清风(我的另一个好友,也是我想推荐给大家的)的空间看过之后,那种相形见拙的感觉更甚,真的不想再写什么了。不过我这人没什么好,倒是有个优点,比较容易接受现实,一边继续胡乱涂鸦一些文字,一边继续欣赏友人细腻且富有魅力的文字。小草的一句话,让我进一步对她产生了好感。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在交往中首先靠感觉,然后需要心与心的接触,一句话可以使人产生隔阂,也可以把隔阂打通。
  
  成了小草的好友后,我去了桃源(小草的空间名)看了几篇,我惊叹竟有那么美的文字,而且美得清新脱俗,不落半点俗套,我想小草的那些应该就是真正的诗吧!桃源,果然名不虚传,尽管还是有点遗憾,还是有看不懂的。
  
  桃源里,有很多爱诗的朋友,不过凡事总有例外,我发现了一件特特让我开心的事,就是也有跟我一样不懂诗的朋友,这真真是不怀好意的笑,但是这草帅(空间好友给小草的另一个称呼,牛吧?)一样跟她们打得火热,我想这可能就是小草说的“有时候,空间走访,文字也不是唯一的标准”,应该只是其中的一个标准吧,除了欣赏文字之外,更有欣赏对方文字以外的某种东西。我也欣赏有些朋友的评论“很美,可惜看不懂”,这是朋友之间的真,深奥的诗,不是人人都懂,不需掩饰,我想写诗的人也不期望个个都懂,欣赏过,已经足够!如果每个人都在比谁的评论好,那会给读者很大的压力,这点让我对桃源更增添了好感。
  
  在玉树地震发生的那几天,我很烦躁地写了个心情“逃”,小草来留言:“逃?逃哪去?”我看了,不禁笑了起来,这个小女子竟然这么逗!我回复她“逃去桃源。”?
  
  喜欢看小草写的心情,甚至牧场动物的欢迎语,经常让我会心一笑,弄得我有得偷没得偷经常会去她的牧场转转。心情差的时候,不妨去桃源坐坐,那些清新自然的诗歌,可以让你暂时离开尘世的烦恼;心情好的时候,更要去桃源作客,因为那里也是一片欢快地!
  
  诗要引起读者的共鸣,需要写诗的人赋灵魂予诗,文章也一样,有了灵魂的文字才有生命力,用一大堆漂亮文字堆砌起来的文章,看起来洋洋洒洒,实则空洞无物。我不懂诗,可是我觉得能够吸引我读的诗就是好诗,因为要吸引一个不懂诗的人去读诗是一件很难的事,就象我,不是裁缝,更不是时装设计师,但我也能够看得出一件衣服手工的好坏,够不够时尚。
  
  跟小草交往的时间很短,可能因为大家居住在同一个城市,感觉亲近了很多。喜欢的太多,现摘录两首小草近期的诗,《城里的月光》和《母亲生气了》。
  
  《城里的月光》
  
  今晚又是这样
  
  马路累得吱吱作响
  
  疲于奔命的车子
  
  在一次次无声的叹息之后
  
  茫然的奔向远方
  
  路灯昏昏沉沉的          斜眼看着一群
  
  街边挥霍青春的少年
  
  他那随时短路的脑袋肯定弄不懂
  
  那一桌热腾腾的饭菜         殷切切的目光
  
  为何唤不回一串          爱流浪的脚步
  
  月光的温柔有些多余
  
  高楼间此起彼伏的空气
  
  啊         那些空气
  
  全被分解成了会笑的垃圾
  
  啤酒罐        香烟头
  
  从一个尖叫着的嘴巴
  
  再到另一个          声音高八度
  
  刺痛了一棵路边浅寐的冬青树
  
  一个颤粟          树叶子掉了一地
  
  午夜
  
  红绿灯截停了一辆宝马
  
  肚腹内有人悠闲的吹着那首萨克斯风
  
  <<回家>>
  
  《 母亲生气了》
  
  ——致青海玉树地震
  
  母亲终于生气了            黑沉沉的脸         透着绝望
  
  可我依然忘不了           她温柔的明亮
  
  那一天我很冷         她为我摘来雪山的太阳
  
  那一年我渴了         她送我到江南的雨巷
  
  我知道我已经         丰衣足食了
  
  而且        宁静安康
  
  可我还想要一袭花裙子           炫耀我最高贵的模样
  
  于是我在她身上撕扯              掠夺
  
  偷走她最慈祥的颜色
  
  我还不想自己的双腿变得粗壮
  
  为此我必须放弃行走
  
  终日坐在车子里          从一个地方
  
  到另一个地方
  
  疯狂地发掘            以喂食那些鉄马
  
  永不止歇的欲望
  
  还有啊           还有
  
  那些拔地而起的房子            其实越来越不适宜居住
  
  可它依然密密匝匝地膨胀            以愚公移山的精神
  
  吞噬了无数山川        河流         田地
  
  而我只是把它买来           填充我虚妄的口袋
  
  哦        母亲
  
  我知道您是真的生气了
  
  那一个小小的颤抖          便让我们的泪
  
  成河       成江       成悔恨的惊惧
  
  我应该穿着最朴素的衣裙
  
  双脚快乐的在你身边跳跃
  
  当我躺在绿草山花编织的房屋            便如躺在
  
  你温暖的怀里           母亲
  
  这些宁静的美丽            还能不能换回你
  
  温柔的慈颜?

------分隔线----------------------------

先进的生产、试验设备及完善的管理相结合,使产品不断推陈出新 Copyright 2010-2017 广东乾利无线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